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褚芸芸沈靳忱小说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沈靳忱

褚芸芸沈靳忱 时间:2023-01-18 16:33:33

小说简介:高评分褚芸芸沈靳忱小说推荐阅读,《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小说》是沈靳忱写的一本都市文,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褚芸芸沈靳忱,文笔极佳,品读:咯噔一下,我飞快的直起身子,害怕他再说下去,我们都下不来台,我立刻打断道,“我有点...

褚芸芸沈靳忱小说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沈靳忱

“她在捍卫爱情,排除异己,有何不对?”

他笑了笑,手指戳在下颔处,目光迷离的看着我,“自然不对,因为我从未承诺过,一定会娶她,我们彼此都在考察阶段,我在她那里,通过了丈夫的评判,显然她在我这里,还没有,程氏集团有今天,靠着我一步一个根基打下来的,并没有依靠任何人,我不会因为利益的交叠,而非要以婚姻来奠基,从前比较困难的时期都没有,现在更不需要。如果说和她的订婚,是因为考虑到了我的年纪,需要一个妻子,对我的父母也有所交代,那么现在,我觉得我似乎遇到了更适合的人选。”

他说完再次将目光投向我,我心里又咯噔一下,我飞快的直起身子,害怕他再说下去,我们都下不来台,我立刻打断道,“我有点困了,我去补个觉。”

我转身往楼上跑,他在我身后出声提醒说,“晚饭我会叫你下来,另外,你的内/衣肩带出来了。”

我胡乱的塞着带子,一口气跑进了客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我觉得,和程毓璟再待下去,我的心脏病肯定要复发了。

对,我有心脏病,不是很严重,但却是先天的,正因为这个缘故,我那残忍而贫穷的父亲和母亲,在我尚在襁褓中时,就不止一次扔了我,福利院、医院、敬老院、所有能出现好心人的地方,他们都尝试过,但无一例外,世俗的人们看到我是个小女孩,又瘦巴巴的,毫无领养价值,便都看过就离开了。

他们更加肯定,我不讨人喜欢,养了也是白白浪费金钱和精力,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我彻底遗弃,辗转中,我遇到了在老家生活的姨父姨妈,他们见我可怜,又恰好没有孩子,就把我带回家了,在我三岁之前,我也曾拥有过特别美好的童年,无忧无虑简单快乐,而直到三岁半,姨父姨妈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血浓于水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改变不了的,似乎除了我父母那么心狠,但我也理解,他们更多是无奈,如果我是富二代,是大千金,养我一个不多,他们不会抛弃我的,但资本家距离我们家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月微薄的薪水尚且不够吃饭交租的,也就只能舍了我这个毫无价值只能张口要饭的小累赘。

时至今日,我都没有怪过任何人,只是命运对我的磨砺罢了,我现在有不少积蓄,有沈靳忱那样的男人爱着我,虽然不能在一起,可我依然觉得温暖无比,这种被爱的感觉,我二十岁第一次真切的尝到。

但我更加理智,我想要依靠自己,并且我能做到,所以我没有脑袋一热选择了跟随一个养我的男人,从而搭上我一生的骄傲。

我,褚芸芸,是一个特别搞笑而奇葩的矛盾体,我自己都很厌恶我的不识抬举,可我又做不到改变什么。

这天晚上我醒来时,已经七点多了,程毓璟说好了来叫我吃饭,却一直没上来,我是饿醒的,我撇撇嘴,早知道就不这么信赖他了,白白让我自己饿肚子。

我下了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是我的毛病,虽然这个时间连晚饭都没吃,实在没必要洗漱,但我只要睡醒了,哪怕只睡了半个时辰,都必须要洗脸刷牙,我会觉得神清气爽,不然就萎靡不振,走路都发晃。

我刚推开门走到楼梯口,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一个并非保姆的女声,那声音很熟悉,又有点急促哽咽,似乎正在质问什么,我小心翼翼的扒头看下去,是周锦官,她正拉着程毓璟的手臂,像是在祈求什么,模样非常可怜,眼里还含着泪珠。

“我父亲说,让我们早点结婚,我们年纪都不小了,还能拖多久,我等了你四年,从二十二岁到二十六岁,你就当让我父亲安心,我们早点定下来好不好。”

程毓璟侧头看着她,她站在那里,瘦弱极了,楚楚可怜的姿态,当真是我见犹怜,程毓璟坐在沙发上始终沉默,任凭她磨破了嘴皮,他都不肯说一个字。

她叫着他的名字,小脸上的泪痕已经遍布,那样高傲的一个女子,在爱情面前这般卑微和诚恳,我虽然不曾经历过这么卑微的爱情,但我却明白那种感觉,就像我对沈靳忱,我曾在初见的第一面就拼了这条命去救他,我可以舍弃掉生命,为了这个莫名其妙闯入我视线,又让我动了心的男子,但我做不到卑躬屈膝做一个不见天日的情/妇,我只差一步,短短的一步,就会像面前的周锦官一样,生生将姿态低到了尘埃里,却也换不回来什么。

世人说,男子的怜悯可以保护女子一世无忧,但我说,如果这场感情中,注定要女子付出更多,却只能得到男子所谓的怜悯,那我宁可不要。

我要纯粹的爱情,哪怕他一无所有,我也甘愿陪他流浪。

这个念头,被慕琼华骂过不止一次,她说,没有物质谈何爱情,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才被那么多无聊的学者又研发了唯心主义,如果一个男人连温饱和经济都满足不了女人,你跟着他流浪去,是不是贱/逼?这么没出息没本事的孬种,有什么好爱的?吃饱了撑的?裸婚裸恋,那是小孩子玩儿的,真正要结婚的人,啥也没有能过日子吗?再美好的爱情都在锅碗瓢盆柴米油盐中磨光了,到时候跟了有钱男人的女人最起码能分点财产,你能分啥?分一脸褶子和黄褐斑啊?

虽然非常激进和拜金,但确实如此,我为了得到爱情,就要拼命积攒物质,最起码,我在遇到一个特别动心的男人时,我能咬牙支撑一段,他如果有本事,也就能差不多发展上去了,如果没有,我糟践的不过是一点身外之物,我可以再赚,失财不失心。

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楼下传来周锦官一声惊慌的尖叫,“毓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