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今昔何昔》大结局精彩试读 《今昔何昔》最新章节列表

沈云臻晋煊程歆 时间:2023-01-18 16:20:05

小说简介:沈云臻晋煊程歆是作者今昔何昔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句话在她脑海里不停播放。有宫女推门进来,战战兢兢站在她的床榻前,端着早餐“娘娘,这是您的早餐。”云臻躺在床上,只...

《今昔何昔》大结局精彩试读 《今昔何昔》最新章节列表

一整夜昏昏沉沉,直到天明,这下了一夜的雨才停了下来。院子里,树叶被打落了不少,一地的狼藉,外面有宫女扫地的沙沙声,以及窃窃私语的声音


“昨夜,碟夜被处死了,据说死相非常凄惨。”


云臻躺在床上,听着这话,头似炸裂,想起来,可全身无力起不来。她除了脑子还有意识,可身体没有任何知觉。


碟夜昨晚死了,死相凄惨。


就只余下这句话在她脑海里不停播放。


有宫女推门进来,战战兢兢站在她的床榻前,端着早餐


“娘娘,这是您的早餐。”


云臻躺在床上,只是木然的睁着眼睛,完全没有知觉,那宫女看了一眼,吓的赶紧把饭盘放在餐桌之上,跑了出去。


云臻浑身不时发热如被火烧,又不时的发冷,如同进入地窖。忽冷忽热,完全动弹不得。


一个上午,六清宫之中冷情的只能听见外面偶尔几声鸟鸣。她的房门,窗户都紧闭着,光线暗淡,昏昏沉沉,不知是几点。


到了中午,那宫女又端来午饭,放在餐桌上,看早餐还没吃,宫女低声劝道


“娘娘,您就吃一口吧,这么饿着可不行。”


见云臻无动于衷,一动不动,如同死人躺在这昏暗的房内,那宫女这次再害怕,亦是不敢抬腿跑,跪在她的榻前求


“娘娘,您不要为难奴婢,您这不吃不喝,皇上若是知道了,怪罪下来,奴婢承当不起。”


“知道了,下去吧。”云臻终于开口,声音嘶哑。


宫女一听,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当然,云臻不想吃,也没有力气爬起来吃。


直到了晚上,宫女端来晚饭,一看还是没吃完,当即就哭了,颤抖的端着晚餐出去,正巧遇到安公公来访。


安公公看了看宫女手中端的饭菜,皱眉道


“都没吃?”


“娘娘一天都没吃…”那宫女吓得,险些端不住餐盘。


“罢了罢了,退下吧。”安公公一摆手让她退下,宫女如获大释,转身疾走。


安公公朝那昏暗的房内望了一眼,叹了口气没进去,转身朝御瑄殿而去。


云臻娘娘在绝食,皇上也是心神不宁,发了一天的脾气,这才允许他来瞧一眼。这瞧完回去,恐怕皇上又要大发雷霆了。


果然,听到安公公的汇报,晋煊脸沉的比这天都黑。


“皇上,臻妃娘娘怕是昨夜糟了大雨浇灌,今儿个生病了。要么我吩咐太医去瞧瞧?”


安公公话音刚落,只见皇上已放下一案桌的公务,起身大步朝六清宫而去。


安公公急忙派人去叫了太医,尾随皇上去的六清宫。


这一路,晋煊走的又快又急,三两步便到了六清宫之中,一院子的下人都被他突然的造访吓得齐齐跪在地上。


晋煊满脸煞气,一觉便踹开了房门,房内空气不流通,有些闷,又无光,昏暗的只能看到云臻孱弱的躺在床上,似没了意识。


他大步朝她走去,伸手还未碰到她,便一股热气扑上来,这个女人,是真病了,发起了高热。


后面跟着的安公公,急忙房内的灯点上,又把窗户打开通风。


空气清新,有了光线之后,这才看清床上的人,已被烧的迷迷糊糊,面色潮红。


即便是这样,也不忘挣扎着不肯让晋煊碰。


晋煊朝安公公怒吼一声


“快去把太医叫来。”


“是,奴才这就去。”安公公圆滚滚的身体连滚带爬的出了六清宫去门口迎太医。


晋煊一抹云臻的身体,全身都是湿透,既有昨晚的雨淋的,又有发热流的汗。他是又急又心疼又恨的咬牙。


一把就撕碎了她的所有湿衣服,动作毫不温柔,简直是要发泄一般,撕了粉碎。然后起身朝她的衣柜,翻箱倒柜的找了一套舒适的雪白的睡衣给她换上。


云臻此时穿着雪白的衣衫,乌黑的秀发摘了发簪,铺在枕头之上,而小脸因发热皱着眉头,带着潮红。这副样子,让人又爱又怜又可恨。


太医在安公公的催促之下,三作两步的赶到六清宫,就见皇上坐在臻妃娘娘的床榻旁,双眼狠戾说道


“给她看看。”


太医浑身都吓的发抖,跪着过去,给臻妃娘娘把了脉。


“娘娘昨夜感染风寒,今天又熬了一天,所以这会儿严重了。皇上别急,臣马上给她给开一副汤药。”


太医说完,晋煊没有再说话,命令安公公亲自去煎药。


一屋子人,来去匆匆,又怕又忙。


过了不到一会,安公公便端着太医开的汤药来了,小心翼翼的端到皇上的面前


“奴才叫个丫鬟过来给臻妃娘娘喂药。”


“不用了,我来。”


晋煊亲自端过了药,一手端碗,一手扶起了云臻,让她靠在他的身上。


她浑身都热,瘫软无力,但却一直挣扎着不肯靠在他的怀里。但她的力气哪敌的过晋煊?他稍一使劲,她便动弹不得。


晋煊舀了一勺药烫,吹了吹,想喂进云臻的嘴里,可云臻即便被烧的糊涂了,也潜意识里抗拒着晋煊,就是紧闭着唇,不开口。


晋煊耐心劝道


“把药喝了。”


但云臻无动于衷,就是紧闭着双唇,不肯张口。


“把药喝了,发点汗,烧退了不难受。”他还是好言相劝。


云臻还是无动于衷。


看她这倔强的模样,晋煊强压着的火又噌的上来,这回换成了命令的口气


“把药喝下去。”


无用,没有动静。


晋煊一急,一手捏着云臻的下巴,强迫她张开了嘴,再用碗直接对到她的嘴上,倒了下去


“喝下去。”


这回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把一整碗的药倒进她的嘴里。


云臻被这粗暴的灌药的方式呛得猛烈的咳嗽起来,药喝进去了一半,一半全吐在了晋煊的身上。


一碗药喝的喝,倒的到,已空空如也。


晋煊身下的衣袍已被药汤浇湿,这才把云臻扔在床上,看她蜷缩在床角,一双眼像受惊的小鹿看着他,含着掩饰不住的恨意看着他。


晋煊心里一痛,明明是她先犯了错,可倒头来,惩罚的却是他自己。


“为了区区一个宫女,存心这么折磨自己是不是?”


“你最知道怎么让我难受,你最知道。”


“沈云臻,你别太有恃无恐。”


晋煊说完,奋力的甩门而走,似要从此与她决裂了。


安公公跟在后面,看看床榻上的臻妃娘娘,再看看愤怒的皇上,不得不摇头。


这两人平时都精明聪慧,可一碰一起,就拧成这样,任谁也解不开他们之间的交错复杂。


云臻直到一室寂静下来,她的双眼才流下两行清泪。


碟夜怎么是区区一个宫女?


她是她的家人啊!


许是吃了药的关系,她的身体不如之前那么忽冷忽热的厉害,轻松了一些。整个皇宫已陷入睡眠的状态。她躺在床上却睡不着,直到听到打更的声音,已是后半夜,忽地闻到空气中春堇花的香味。


她的精神一震,以为是碟夜回来了,她没有死,她回来了。她立即起身坐了起来朝门口看去。


这一看,在朦胧的光线里,她整个人像被点了穴位,呆滞看着门边立着的男子,是玄也烈,是也烈。


朦胧的光线之下,他一身玄色衣衫站在门边,丰神俊逸,眉目含笑看着床榻上的云臻,那副样子,仿佛是驾着月色从天上而来,落在她的面前。


云臻看到他的那一刻,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下,泣不成声,定定回望着他。与她记忆中的样子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玄色的衣服光滑散着淡淡地青光,如隐灵的弟子那般无欲无求。他朝她走了过来,抬手抹了她的泪,声音温柔


“还是这么爱哭。”


云臻便努力吸了吸鼻子


“我不哭。”


玄也烈只是冲着她温柔的笑,见云臻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从广袖里掏出一瓶酒,问道


“要不要来一杯?”


这熟稔轻松的口气,哪里有半分私闯皇宫的紧张?这口气就像年少时在玄国,在满天繁星的草原上坐着,他取出一瓶酒


“来,今晚不醉不归。”


云臻心潮浮动


“也烈,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碟夜,让她白白牺牲。”


一说到碟夜,云臻的心情依然沉重而窒痛。


玄也烈没有说话,转身从一旁的桌上取了两个杯子,兀自倒了两杯清酒,递给了云臻一杯。


云臻接过酒,喝了下去,虽是烈酒,但喝下去,却觉得神清气爽,


“这酒是用药材泡的,专治你这风寒感冒。云臻,以后再伤心,不也许这么折磨自己的身体。”


云臻低下头,垂泪欲滴


“也烈,我是不是错了,当初应该听碟夜的,离开通朝这是非之地,如果离开了,也就不会有这些人因我而死。”


“你没错,云臻,这是你的命中注定,逃不了。亦如多年前,你被禁闭在六池宫所说的,你身是通朝的人,死是通朝的鬼,所以不能跟我离开。因为你的家人在这,你的祖脉在这。”


“可是,也烈,我现在累了,很累。”


也烈扶着她躺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淡淡说道


“云臻,你想不想听我的想法?”


“你说。”


“你之所以累,是因为你太在乎那个人,你怕他不爱你,你嫉妒他身边有那么多如花美眷。可这些,你知无法改变,无能为力,所以你想逃,想眼不见为净,然而,可惜的是,天下这么大,你哪里也逃不脱,对不对。”


玄也烈的话很简单,却把云臻真实的想法剖析的清清楚楚。


见云臻低头没有说话,玄也烈继续到


“云臻,你想过没有,既然逃不了,何不迎难而上?遇事退缩不是你的性格。”


云臻混沌的思绪,被他一句话点拨,有了一点点的明朗。


她抬头看这也烈


“我以为你是来带我离开。”


“既然从前,我带不走你,现在更带不走你。你有你的路要走,我只希望你能走的平平坦坦。跟那个人,你不要与他较劲。更不要试图改变这游戏规则,顺势而为,事半功倍。懂吗?”


“懂。”


顺势而为,这个浅显的道理,她怎么会不懂?只是她一直不肯将就,不肯屈服而已。


也烈又给她倒了一杯清酒


“再喝一杯,睡一觉,明早起来什么事都过去了。”


云臻接过酒,喝了下去,本想问他是否跟她在现代遇到的无玄大师有关系,想问他为什么一直不肯出现时,还未问出口,她已陷入昏睡状态,不省人事。更不知来去无影无踪的也烈是何时离开的,亦或只是她病后产生的幻觉?


只在第二天,她醒来时,屋子里还有淡淡地春堇花的香味,证实昨晚,是玄也烈来过。


御瑄殿里,安公公上报


“太医今早给臻妃娘娘把了脉,病已好了大半,只是精神不济。”


“嗯。”晋煊淡淡地回了一句。


“皇上,从臻妃娘娘进宫之后,沈将军一家还未来探望过。要么趁着这次机会,请沈将军一家来宽慰宽慰娘娘。兴许见了娘家人后,这心思便开窍了。”安公公是想尽办法,只要臻妃娘娘好了,这皇上才能好。


晋煊定神看着案几,看了一会,挥挥手到


“去请沈将军一家入宫吧。”


“是奴才这就是去办。”


沈将军一家接到宫里的邀请,只以为是云臻在宫中又犯了什么事,跟着来接他们的小宦官火急火燎赶到宫里。


这一路上,心急如焚,又忐忑不安。


沈夫人问


“老爷,您平日进宫,是否有耳闻臻儿在宫中的境况?”


沈将军在前边走着,听到这个问题,并未回答,深思沉重。他常常进宫,虽因不方便,从未去过六清宫,但倒也陆续听过宫里传的消息,把他们家臻儿传的是十恶不赦的恶妃,不容人,跟其他妃嫔争风吃醋也就算了,甚至连身边的宫女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