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今昔何昔作者(程歆)完整版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沈云臻晋煊程歆 时间:2023-01-18 15:36:44

小说简介: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今昔何昔》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朋友推荐哦!今昔何昔限时免费最新章节在线:,发现她的双手,有些地方竟有细微的茧子。他的语气便深了起来“怎么弄的?”“你知道的,我对那些琴棋书画一概不感兴趣,平日打...

今昔何昔作者(程歆)完整版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晋煊拥着她,握起她的手细细抚摸,她的十个手指白皙而修长,只是指尖稍有粗糙,因在现代,每日都握着各类工具修修补补,所以这手,手型虽好,但细微之处,到底是不如这宫里的其她妃嫔那般精致。


晋煊从前从未这么细致的看她的双手,这会儿猛地看到,发现她的双手,有些地方竟有细微的茧子。


他的语气便深了起来


“怎么弄的?”


“你知道的,我对那些琴棋书画一概不感兴趣,平日打发时间便是擦擦抹抹六清宫的那些家具,久而久之,变这样。”


晋煊握着她的双手,放在唇边摩挲着,眼里颇有心疼与不舍


“你就是这样不听话,这宫里,哪个不是下人成群?只有你,多给你指派几人过去,你偏偏不要。”


“要那些人做什么,又闹腾又不好管,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最适合我。”


“你呀,从前最喜热闹,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跑。现在是真变了。我的阿臻。”


“你的阿臻长大了。”


“恩,长大了。”晋煊顺着她的话说,眼里又染上了笑意,低头便吻她。吻她长大的阿臻。


过了许久,两人都快要失控时,云臻推开了他,


“现在是白天,而且今早才…”她蓦然脸红,没往下说。


晋煊也笑,放开了她。忽地说到


“我已让安公公去请了沈将军过来,应该马上就到。”


“请我爹爹过来?” “对,商讨去玄国之事。”


没过多久,便听到安公公来报


“皇上,沈将军到。”


“有请。”晋煊放开了云臻,两人分开一定的距离站着。


云臻在他的同意之下,已经飞快朝门口走去,迎接自己的爹爹。


沈将军一身铮铮铁骨,即便穿着深色官服,为着盔甲,亦有战场上的气势,连走路亦是掷地有声。云臻从院外的台阶挽着他的胳膊走进御瑄殿,在自己爹爹的面前,尽显小女儿姿态,而沈将军也任她挽着。


到了 殿内,沈将军才放开她的手,朝皇上跪地请安。


“起来吧。”


一旁的云臻急忙扶起她爹,又亲自去端了椅子让他入座,自己也搬了椅子坐在他的身侧,形影不离的样子。


沈将军尴尬,假咳了两声,提醒她在皇上面前别忘了该有的礼数与礼仪,惶恐的看着皇上,身旁引他不高兴。


谁知皇上毫无愠色,甚至微笑看着云臻,纵容她这般的无理。沈将军这才放下心来。想来皇上还是疼惜云臻的,那些宫中的传言都是谣传而已,他们白白担了心。


“阿臻,去给沈将军斟壶茶。”


“好。”


晋煊命令到,云臻这才起身去端茶,顺道又挑了几块她爹爱吃的甜点端上。她这心里只高兴见到爹爹,竟把晋煊给忘了。


斟茶时,更未尊卑之分的给她爹先斟了茶,甜点亦是只拿了一份。


沈将军终于忍不住道


“臻儿,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赶紧给皇上赔不是。”


云臻这才反应过来。若是别的大臣或者他人在这殿内,她礼数周到,只是自己爹爹,便随便了一些,经他这么提醒,她吐吐舌,笑了出来,朝晋煊盈盈一拜道


“皇上,臣妾无理了。”


她虽道歉,哪眼里哪有半分的歉意?全是做了错事被当场抓着的调皮。


“罢了。”


晋煊虽面无表情摆了摆手,但实则,内心早被云臻这放松的小女儿姿态所吸引。这才是他认识的,记忆中的她的阿臻。


可见,她所谓的长大,因人而异。


请了沈将军来御瑄殿,他暂无时间去想这些儿女情长,反正他与阿臻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所以敛了敛神,开始与沈将军商讨出征玄国之事。


“沈将军,从年初,陆续有大臣上奏出征玄国之事。这朝里,除了守护边疆的官员之外,只有沈将军对玄国最了解,所以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通朝与玄国之间的问题,历史悠久,涉及颇广,臣以为,不是一朝一夕能简单解决。现如今,通朝与玄国最大的问题是在交界河流的归属问题,若能把这交界河流的归属问题解决,两岸人民和平共处,便无必要交火。一旦战争开始,死伤无数,受苦的不仅是玄国人民,还有通朝子民也受牵连。”


沈将军的一席话,听得云臻脊背发凉。她爹爹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出征玄国已是皇上早早计划安排好的,箭在弦上不可不动了。皇上问他的目的,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因朝中都知道,沈将军从先帝开始时,便多次去出征玄国,但最终都以和解为结果,朝中甚至有人暗暗参奏,说他护着玄国,甚至私通外族。


而他刚才那番话,正应了这些人猜测。


云臻看着皇上,却见他面色如常,没有丝毫不高兴


“沈将军果然仁慈。那么以沈将军所言,该如何让两国和平相处呢?”


这又是一个陷井,云臻心中暗暗为她爹捏了一把汗,希望他能明白过来,勿要再说出不妥的话,结果….


“微臣以为可以通过和亲的方式或者派使臣去谈降服。”


“和亲?”


“玄国少主玄也烈,至今未娶,若是从通朝选一位公主和亲,或能有成效。”


沈将军或许并不是愚钝,不知深浅的回答问题。而是征战多年,看了太多因战争而生离死别的人民,所以内心里希望永不要有战争,希望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然而,皇上的性格并非是仁慈,他盯上的猎物,岂有放开的道理?


云臻见晋煊的脸已沉了下来,声音微寒到


“那么沈将军是认为通朝之实力不足以对付一个小小的玄国,而需要把朕的皇妹远嫁去谋求这天下太平?”


沈将军已听出皇上隐藏在这冰冷话语中的怒意,立即起身,跪地叩头


“臣不敢。”


云臻亦是浑身冰凉。晋煊如今的性子,这要是放在他人身上,说出这话来,想必已受廷杖伺候了。她跟着爹爹跪地,只希望晋煊的怒火能减轻一些。


“这是做什么?朕能吃了你们不成?都给朕起来。”


见他说话的语气不那么紧绷了,云臻心里才放松一些,急忙扶起她爹落座,只觉她爹的手已吓的冰凉。


“爹,皇上想跟您了解的是玄国的兵力如何,您征战多年,积累的经验不少,有哪些需要格外注意的地方?”


她说完,又望向晋煊问道


“皇上,不知臣妾理解的对还是不对?”


晋煊没有回答,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眼里不如刚才冰寒。


沈将军这才回神。


把自己多次去玄国的所见所闻都一一说给了皇上听,并把玄国的兵力,以及几名大将的特征,作战方式,都细细说了出来。


晋煊的面色这才柔和了一些。


沈将军终于全部说话,额头以轻微的冒汗,喝了几杯云臻倒过来的茶,心情终于平复。君君臣臣,最难处理的关系。他对年轻的皇上是又敬又畏,宁愿去战场杀敌千万,也不愿与皇上多相处。


这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晋煊忽地把矛头一直,问了毫无准备的云臻到


“阿臻,我曾听说,你小时亦是去过玄国?”


云臻握着茶壶的手略微的僵硬了一下,但掩饰了过去,抬头看着晋煊到


“很小时,随爹爹去过,但已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很远很远,骑了许久的马。”


“你可愿意再去一次?”


他忽地问的这句话,不仅云臻全身微冷,连沈将军都浑身僵硬,猛地抬头看着前面让他琢磨不透的皇上。


云臻站了起来


“臣妾听皇上的安排。”


晋煊便不再说这事。过了一会,才让沈将军退下,照例命令到


“阿臻,去送送沈将军。”


“是。”


原是高高兴兴的与爹爹见面,高高兴兴的挽着他的手进的御瑄殿,此时离开,脚步沉重,似有千斤一般。走了好长时间,他们才终于走到宫门口,一时间,父女俩都沉默不语。


直到要分开了,沈将军才开口道


“臻儿,你在宫中要万事小心,爹爹如今老了,怕是再不能为朝廷,为皇上效力。而你哥哥….又还不成器,沈家怕是要没落,你在宫中受了委屈,爹爹也不能替你撑腰了。”


沈将军这感性的话,使得云臻眼眶微红,恨自己的不孝与无能。


许多人家,把女儿嫁入宫中,便是希望女儿能在宫中得宠,能带着整个家族飞黄腾达,唯独自己的爹娘,不曾指望过她能光耀门楣,只真心盼着她好,以她的好为首要。


“爹,臻儿对不住您。”


若不是在宫中,若不是此情此景,周边有那么多的眼睛望着她,她此时只想跪下来朝爹爹一拜。


她终究是要做不孝之事,做自私之事。


“臻儿,刚才听皇上的意思,大概不会让我再出征玄国,可,他问了你,不知意欲如何,你一定小心谨慎,行事不可鲁莽,在皇上面前,万万不可像今日这般无礼,懂吗?”


“恩,我知道。”


“好,爹爹回府了,你也早些回去。万事小心谨慎。”


“好,爹,保重。”


明明只是隔着一堵宫墙,隔着一个时辰的路程而已,却似生死离别那般感伤。


她凝眉目送着沈将军出了拿到厚重的宫门,消失在她的眼前,她正要转身回六清宫而去,却,忽地看到,从宫门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竟是顾南封,依然是一袭白衣,翩翩公子,从那深红的,重重的宫门向她走来。眼神直直看着她,说不清那副样子。


云臻原想避开,加快脚步往回走,但顾南封却已走至她身侧,也不招呼,也不说话,就与她并排着走。


原本可以坦坦荡荡并排走,可恨身边连个宫女都没有,这么两人在这宫里走,平添了一股私密似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