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此情终憾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憾生)

憾生佟夜辉 时间:2023-01-18 12:00:49

小说简介:主角叫憾生佟夜辉的小说叫《此情终憾生》,它的作者是憾生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苦,可从发迹后却是一直养尊处优的,晒了一天已经晒透了的老房子,热的就像桑拿房,很快他额头上滴下的汗都要把眼睛糊掉了,就这...

此情终憾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憾生)

  佟夜辉从小就是个能忍,能藏的住事的人,他心里的情绪很少能从脸上看得出来,两室一厅的房子有七八十个平方,屋里没有空调,虽然外面已经天黑了,可却没有一丝凉意,三个房间他挨个扫一遍再拖一遍,很快就汗出如浆,他早些年吃过苦,可从发迹后却是一直养尊处优的,晒了一天已经晒透了的老房子,热的就像桑拿房,很快他额头上滴下的汗都要把眼睛糊掉了,就这样他脸上还是什么也没露出来,擦完了地又一头钻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和厨房一样都是最难清理的卫生死角,佟夜辉在里面洗刷的一丝不苟,等他终于觉得满意了,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有点要虚脱的感觉了。

  外面的客厅里亮着一盏小灯,像是专门为他留的,厨房里的灯已经熄了,他拖着步子走到沙发跟前,一下子瘫坐了下去,这一天折腾的,他真的是累了。

  坐着休息了一会,窗户外面送来一阵一阵微薄的细风,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凉快的意思,佟夜辉觉得舒服了一些,他觉得自己劳作了许久,可窗外依然时不时的传来孩子奔跑尖叫的声音,有点闹不清现在是几点了,抬起手腕来一看发现原来才不过刚刚过了九点。

  屋子里静悄悄的,仿佛笼罩着一层静谧滞缓的气息,佟夜辉扭头四处找着憾生,老房子的格局简单,客厅一堵墙直对着两个卧室的门。

  两个卧室里都黑着灯,佟夜辉没在憾生原来的卧室找到她,她那张原来的单人床上空着一张光床板,另外一间卧室里有一张大床,上面铺着凉席,憾生就睡在上面,衣服也没换,肚子上搭着一条毛巾被缩成一团挂在床边上,要掉不掉下来的样子。

  她这是没洗澡也没换衣服,伤口也没好好处理就睡下了,佟夜辉心里知道他一直占着浴室,憾生不想和他接触,实在是累极了所以就这么睡了。

  佟夜辉站在门口没敢进去,他不知道憾生睡实了没有,她睡的姿势看着实在有些可怜,想进去帮她换个姿势又怕惊动了她,他是有些怕她的,他这人一路走来心里都总是有办法的,总是无惧无怕的,唯独对现在的憾生,因为欠的太多了,终于生出了惧意来。

  轻轻关了客厅的灯,慢慢的在黑暗中坐回了沙发里,幽静的暗夜里他辗转的思量着,憾生是他佟夜辉的一个坎,他欠她一大笔算不清楚的帐,如果放在那里不管,她将永远是他脊背里的一根刺,喉咙里的一根骨,他想还了她从此以后清清白白的过活。

  佟夜辉其实从来都看不上憾生,憾生从就小圆滚滚的,小的时候还能说可爱,但长了就显出不好看来了,难看点倒也不是关键,关键是憾生脑子有点憨,说憨还有点好听了,其实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傻。

  憾生从小她妈就不怎么管她,她也不是个文静的性子,每天在院子里傻疯傻玩的,看见有人堆的地方就往上凑,见到大人不知道叫人,张口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招人讨厌了,大人爱传闲话,小孩们听了也没有人愿意跟她玩。

  佟夜辉和憾生从小在一个学校里读书,他也知道憾生在她们院里是出了名的讨人嫌,心里也不怎么待见她,但憾生不知为什么就喜欢往他身上粘,佟夜辉小时候在他爸身边过得苦,缺吃少穿的,可憾生从来就不缺,她妈在吃穿,零用钱上从来不亏待她,那时候佟夜辉就骗她,小时候是骗点零嘴,零用钱,在大点就忽悠着憾生给他收拾屋子洗衣服什么的,再往后就真真假假的欺骗利用习惯了,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很多年。

  佟夜辉有个发小叫小五,家里孩子多也是困难,从小就和佟夜辉好,佟夜辉高中毕业考上了个大专,他自己没心思念,小五和他一样,两人就合计着出来自己练摊,他们凑了点钱打算从广州那边倒来牛仔裤在夜市上卖,那时候憾生也是高中毕业什么也没考上,知道佟夜辉他们要摆摊管她妈要了两千块钱也跟他们入股,当时三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混在一起,每天干的热火朝天,好像真的是好得不得了的感情,不过好倒是真好,只是好的是小五和佟夜辉,他们带着憾生是看上了她入股的两千块钱和她在夜市里吆喝的大嗓门。

  再后来他们摊子开了半年,佟夜辉找到进货的门道,专进外贸的尾单活,虽然码字不全,但质量和款式都好,憾生又会吆喝,生意就真真做红火了,可就在他们正准备再顶一个摊位做大一些的时候,佟夜辉却忽然不干了,他跑出去跟人家打工去了,在一家贸易进出口公司里做杂务,给人家端茶倒水的偶尔整理个资料什么,拿着八百不到一千块的工资一干就是一年。

  佟夜辉他们虽然干的是练摊的活,但好歹也是个老板,一个月怎么也有几千块的收入,有不错的收入,又不受人管束,小五想不明白佟夜辉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他去找佟夜辉想把他拉回来。

  当时他们在热火朝天的排挡喝着啤酒摆开了驾驶聊天,小五到后来有点喝高了,佟夜辉却越喝越清醒,最后他对小五说:“小五,我不能一辈子这么混着,我要干出点事来,活得要好,比很多人都要好。我去给人家打工是去学东西去了,我以后要自己开一间贸易公司。”

  小五在醉眼朦胧中看见佟夜辉的两只眼睛里像有两团火在烧,他大着舌头问他:“开公司要本钱的,我们的摊位就是顶出去也就值个两万到天了。”佟夜辉没有答他闷头喝光了瓶子里里酒,他眼睛望着远方,眼里的火越烧越旺。

  那以后没多久佟夜辉就忽然向憾生挑明关系,两人像模像样的处起了对象,再后来憾生就偷了她妈的养老钱,一个五十万的存折给了佟夜辉,佟夜辉在一个月之内有了自己的贸易公司,不过法人是憾生而小五是财务。

  憾生偷了她妈的钱不能回家,正好就和佟夜辉光明正大的同居在一起了,那两年,他们年轻有动力,佟夜辉也有脑子真的是发达了,日子真真风光过。

  风光的日子里,佟夜辉的日子说有不如意的那就是憾生,憾生是个愚笨的女人,她是公司的法人说出去就是公司的老大,她觉得佟夜辉是她的男朋友是件很光彩的事情,人前极尽炫耀,弄得佟夜辉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他是靠女人发家的,让他很是抬不起头,人后又时时在他面前提起偷拿了母亲的钱,心里难过,怕这辈子都没脸见她妈,她在他面前虽不那桥用这件事来管束他,但她时时提起他心里也觉得她是有意耍得花样,让他时时记得她的恩惠,本来就没有什么真情实意在里面时间长了更是厌烦。

  再往后就是风云突变,他们当年毕竟年轻,做事激进了一些,根基又浅,抢了别人的生意挡了人家的财路,B城是在天子脚下,随便说道哪里都是官官相扣的,而且那年月,开贸易公司的有哪个账面上能是干干净净的,人家有实力的要整他们那是再随便不过了,好在佟夜辉平时会做人,临到关头的时候有人含糊着跟他吐露一些消息,只是当时的局面已经来不急挽回了。

  佟夜辉回去和小五商量,当时他们都知道公司是保不住了,公司垮了势必要有人折进去,两人在办公室里说道关键处眼神一对,就打住了话题再没吭声,随即两人就默契的分开分头去转移资金销毁证据,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憾生进了监狱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法庭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事情都是憾生做的,偷税漏税的是她憾生,憾生是法人,是公司的老总所有事情都是她说了算,而憾生却连律师都没有人给她请,而她也老老实实的认罪了,小五平时也看不上憾生,从小到大他和佟夜辉在私底下没少奚落和算计她,但自从事发到憾生入狱以致到往后的很多年,他们都再没有谈论过憾生这个人。

  佟夜辉对憾生的情意不多,愧疚很多,恍恍惚惚的过去这十几年间唯一让他记忆深刻的就是当年憾生在法庭上佝偻的背影,她几次庭审都从来没有回过一次头,从始至终都没有和他对直接过一次话,佟夜辉的记忆里她好像是第一次这么安静的坐这么长时间,就只有那个背影让他真实的心痛过一回,但也只是刹那间的事情。

  佟夜辉这一路走来是踩着对一个女人的利用和背叛上位的,极不光彩,他很多年里都想过哪个有头有脸的人上位前都是干干净净的,干脆就这样算了吧,忘了那一段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可总归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良心,时间过的越久就越是让自己如芒在背。

  佟夜辉自认是个果决干脆的人,心里明白欠人的总是要还的,他心里其实是看不上憾生的,就是到现在也没有多看得上她,欠了一个自己都看不起的人帐,要还起来说什么也少了真心在里面,这种帐还起来怕也是做个样子,其实说起来他不过还是想让自己过的舒心罢了。

  佟夜辉坐在黑暗里前前后后的想着,眼里的神色几明几灭,劳心劳神的反复思量之下终于浑浑噩噩的迷糊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