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言情文《5454023》免费

纪星眠祁长珩 时间:2023-01-17 21:19:11

小说简介:主角是纪星眠祁长珩的小说,书名是《5454023》,又名《纪星眠祁长珩全文》by作者糊涂神,小说精彩内容有:比赛直播吗?我马上,就可以替你完成梦想了。这时,舞台上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有一个好消息,现在我郑重向大家介...

言情文《5454023》免费

第一章

三月,春寒料峭。

三年一度的LYP电子竞技大赛在上海举办了最后一场晋级赛,纪星眠所在的QL战队最终打败对手,拿下了两个月后LYP全球总决赛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比赛现场,粉丝们兴奋狂欢,QL战队所有队员上台领奖。

纪星眠身为队内唯一的女队员,站在舞台中央,如此风头无两的时刻,她心里却只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祁长珩。

小叔,你在看比赛直播吗?

我马上,就可以替你完成梦想了。

这时,舞台上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有一个好消息,现在我郑重向大家介绍QL战队新的主教练登场,那就是我们三年前退役的QL战队前队长——祁长珩,祁神!”

“WOW!”

“啊啊啊祁神!祁神回来了!”

全场反应无比激烈,电竞粉丝们激动地呐喊着。

纪星眠怔在原地。

转头,看见三年未见的男人穿着一身和她一样的蓝白色电竞服,缓缓走上了台。

依旧清隽沉稳,依旧如此迷人。

只是,曾经那个宠得她连星星都愿意上天给他摘的男人,如今眼神却未曾放在她身上丁点。

直到散场后,纪星眠才从小叔回国的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连忙在场内外寻找祁长珩的身影。

找了整整三分钟,终于在会场外找到祁长珩,他靠在一辆法拉利旁,似乎在等人。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她眼睛一酸,继而喜悦不可自溢的涌上心头,飞快的跑了过去。

“小叔!”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前一句是在欣喜,后一句却像是从前两人相处一样,不由自主的带了一点撒娇。

祁长珩扫了她一眼,神色淡淡:“现在你知道了。”

感受到他的冷淡,纪星眠心头一紧,顿时想起三年前他出国前两人闹得不欢而散的那一幕,她咬了咬唇,连忙扬起笑容转移话题。

“小叔,你刚刚看到了吗,我们战队可以参加全球总决赛了,你……”

“要参加总决赛,你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纪星眠僵在原地:“什么?”

祁长珩沉沉的目光看向她:“今天的比赛,你的状态很一般,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表现,就没有必要去参加总决赛。”

纪星眠被反驳得一怔,刚要说话,身后传来一道干练的女声:“长珩,我们走吧。”

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走到祁长珩身边,熟稔而亲密的挽住他的手。

纪星眠看着两人亲密的举止,心头一紧,一时说不出话。

“你自己好好复盘一下今天的比赛。”

祁长珩说完,跟那女人一起上了车,两人绝尘离去。

晚上,纪星眠失神的坐在别墅沙发上,一直在想今天看到的那一幕。

直到九点多,祁长珩才回来。

祁家和纪家是世交,祁长珩大她九岁,她从小就极其依赖他,自从12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爸爸再婚后,纪星眠不想再住在家里,就由祁长珩一直照顾着。

这还是他出国三年来,第一次回来。

这么晚,是一直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吗?纪星眠忍不住胡思乱想。

祁长珩越过她,准备走进卧室,她却终于忍不住叫住他:“小叔,下午,挽着你手的那个人是谁?”

祁长珩一顿:“与你无关。”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

纪星眠靠在沙发上,心里酸涩无比。

什么时候,她和曾经最亲近,最宠爱她的小叔变成这样了?

是因为三年前那场意外,还是因为……那场告白?

第二章

三年前,祁长珩还是站在整个电竞技领域顶峰的人物。

他带领战队第一次冲进了LYP决赛,后来,却因为在车祸中为了救她而伤了手,不仅与冠军奖杯失之交臂,更只能在巅峰期退役,退出热爱的行业。

纪星眠无数次看见,他躺在病床上麻木地盯着自己缠绕着纱布的右手,那双曾坚定而耀眼的双眼,永远蒙上了一层灰暗。

而纪星眠,从那一刻起便决定继承他的梦想,替他拿回荣耀。

在祁长珩出院那天,她甚至一时冲动,将隐藏了多年的暗恋一吐而出。

只不过,毫不意外被拒。

“纪星眠,我是你的长辈,我不跟小孩儿谈恋爱,我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此,他远走出国,三年未见。

她大受打击,为了证明自己跟他是一个世界的人,也为了弥补那只手的愧疚,纪星眠放弃学业,毅然做起了职业电竞选手。

她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日夜练习,最后终于成为了QL的成员。

终于,得到了参加全球决赛的机会!

如今,他终于回来,她也终于拿到了总决赛的入场券。

可他们,却好像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她回忆着过往,内心被低落笼罩,看了一眼祁长珩紧闭的房间门,默默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她起床后,发现祁长珩早已离开。

她匆匆洗漱好吃了早餐,赶往训练基地。

因为赢了晋级赛,大家心态都比较放松,平时一群积极训练的人凑在一起八卦着。

“听说今天战队要来个新人。”

“好像是祁神亲自带回来的,实力绝对强。”

“新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祁神终于回来了!”

纪星眠静静地听着他们讨论,也忍不住去想能让祁长珩亲自带来的人是谁。

很快,她就见到了人。

祁长珩带着夏梦走过来,纪星眠看见她的一瞬,眼神一滞。

竟然……就是昨天那个女人。

“从今天开始,夏梦就是我们战队的一员了。”

战队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见又来了个美女,瞬间喜笑颜开,热烈鼓掌。

老队员林威问:“你玩什么位置?”

夏梦淡淡一笑:“中单。”

纪星眠忍不住看向她,这个夏梦也玩中单?

众队员们也看了一眼纪星眠,笑嘻嘻的道:“正好,星眠也是中单,你可以跟着她训练。”

大家理所当然的觉得她在战队的位置是纪星眠的替补,但接着,祁长珩又开口:“我带夏梦训练,两个月后,她会跟你们一起参加全球决赛。”

什么!

纪星眠心口一颤,不敢置信的看着祁长珩。

如果决赛由夏梦上场,那她就不用上场了!

也就是说,这个夏梦不是替补,而是一来就取代了她的位置?

显然,其他队员也听出来了,看夏梦的眼神有点变了,纷纷为纪星眠鸣不平。

“祁神,弄错了吧,前面的比赛都是星眠打的啊。”

“是啊,星眠进战队以来,从没拖过任何一个人的后腿,甚至为了闯进这个决赛,每天不要命的练,不让她上场,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哪有一进来不从替补做起,反而直接取代正式队员的啊!”

一群二十出头的小伙,最是讲义气的年纪,哪怕面前的人是他们一直崇敬的祁神,也忍不住打抱不平。

纪星眠则咬着唇,紧紧盯着祁长珩,看着他沉声打断所有人:“这是俱乐部高层的统一决定。”

众人瞬间没话说了,但心里还是不服。

就连一上午的训练,大家都故意不好好配合,十分松散。

最后祁长珩直接罚了最消极的几个人去跑步,跑个五公里,回来也就没力气闹事了。

午休时,纪星眠终究忍不住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

“为什么要换掉我?”

祁长珩冷淡道:“我已经说了,是高层的统一决定。”

纪星眠苦笑:“他们从来不会随意做人员调配,除非,是有人向他们推荐了谁。”

而能够让他们无条件信任的人,只有祁长珩。

“是你提出让夏梦代替我的,是吗?”

祁长珩一顿,抬眸看她,平静的回答。

“没错,是我。”

第三章

他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可还是让纪星眠心里一痛。

“为什么?”

你明知道,替你拿到冠军奖杯是我的梦想……

祁长珩声音平淡:“没有为什么,电竞靠实力取胜,优胜劣汰,这很正常。”

优胜劣汰。

她连一天都不敢懈怠的三年,就被这短短四个字抹杀掉。

他甚至都没有让自己跟夏梦比一场,就否定了她的全部。

纪星眠忽然想起三年前他的那句“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眼眶一酸,转身跑了出去。

大厅,夏梦正朝祁长珩的办公室走来,迎面就看到了红着眼出来的纪星眠。

“纪星眠,”她脚步一顿,出声喊住她:“我们聊聊。”

纪星眠顿住,抬头看她。

“你应该知道这个比赛对长珩有多重要,三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本可以亲自拿到奖杯,而现在,我才是可以帮他拿回奖杯的最佳人选。”

纪星眠眸色一滞,她竟然知道自己和祁长珩三年前的事,是祁长珩告诉她的吗?

她神色倔强:“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夏梦十分不屑,倨傲的开口:“是长珩觉得你不行,如果你对他还心怀愧疚,就别再因为被换下而闹事。”

纪星眠浑身僵住,眼睁睁看着她走进了祁长珩的办公室。

是啊,从始到终,都是祁长珩不相信她而已。

下午,夏梦坐到了纪星眠平时训练的座位上,纪星眠却只默默看了一眼,随后坐到了角落里。

就算其他队员再愤懑不平,见她自己这个态度,也没人再说什么。

夏梦正式替代了纪星眠在战队的位子。

过了一周,祁长珩带领战队成员去参加一场友谊赛,这是夏梦加入战队后,第一次参加比赛。

俱乐部基地外,所有队员都上了车准备去比赛现场,纪星眠只能尴尬的站在一旁。

祁长珩将行李放进去,道:“今天你回家休息,不用训练了。”

纪星眠从车窗外看到里面的夏梦,低声道:“好。”

祁长珩最后上了车,众人渐渐远去,唯有她站在原地发呆。

回到别墅,纪星眠打开电视看他们的比赛直播。

看着战队成员们纷纷上台,看着主持人介绍夏梦,看着夏梦坐在原本属于自己的位子上……

他们的对手也是实力强劲的老战队,在祁长珩没有回归之前,还赢过他们几次。

但是这次友谊赛,最终还是以OL战队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夏梦实力并不比她差,祁长珩会选择夏梦,也并不是没有理由,但是,她难道就一定比夏梦差吗?

她走神的想着,电视里,QL战队作为胜者已经在镜头前开始接受记者采访。

他们争先恐后的想要采访祁长珩。

“祁神,三年前你出国时,曾经说过不会再回来,那请问为什么又会回战队做教练?”

纪星眠回过神,忍不住抬眸看向屏幕里那个高大俊朗的男人。

在心里下意识替他回答,当然是因为梦想,拿到LYP的全球冠军一直是他的梦想。

屏幕里,男人却顿了顿,声音低沉如大提琴。

“为了陪一个人。”

他转头,看着旁边夏梦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