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北境杀神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苏牧赵红提在线阅读

苏牧赵红提 时间:2023-01-17 19:36:14

小说简介:苏牧赵红提是著名作者必火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他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名牌,从头到脚,加起来怕是不下数百万!此人不是...

北境杀神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苏牧赵红提在线阅读

第9章

运城寸土寸金,房价贵的离谱,别墅就更不要说了,普通人根本想都不敢想。

青山路,是运城有名的别墅群所在地,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此刻,在51号别墅,虽然是大白天,但别墅里却灯火通明,因为别墅的窗帘都是拉上的。

此刻,偌大的客厅里,聚集了不少人,粗略看去,有十几名男子。

除此之外,还有五六名身着暴露的妖艳女子陪伴左右。

不过最为显眼的,还是一名坐在沙发正中央,嘴里吞吐着雪茄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他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名牌,从头到脚,加起来怕是不下数百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称为运城四公子之一的陈家少爷陈向杰。

陈向杰的身边坐了一名面容姣好,身材爆炸的年轻女子。

他一边对女子上下其手,一边对周围众人说道:“今天本少高兴,大家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见陈向杰如此豪迈,众人皆是大喜,拍马屁的声音不绝于耳。

“杰少真是豪爽,您这个朋友,我罗虎交定了!”

“杰少豪气干云,当为我辈楷模,我们这些人应该向杰少学习!”

“要我说,运城四大公子,当以杰少为首,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没错,四大公子皆为当事人杰,但他们和杰少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不少!”

听着众人对自己的恭维声,陈向杰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

五年前,他追求林诗芸被拒绝,不仅如此,林诗芸竟然选择嫁给了一个家道没落的废物!

这一度让他成为了整个运城上层圈子里的一个笑柄,但就在今天,他终于一雪前耻,弄残了那该让他蒙羞五年的废物的女儿。

心情大好之下,他招呼来了一帮狐朋狗友,在自己新买的别墅里大肆庆祝。

“可惜,林诗芸那个**不知道去了哪里,否则,老子今天一定要让她好看!”

一想到林诗芸,他的眼里就浮现出了一抹冷色,手上不由用力了几分。

“啊!”

他身旁的妙龄女郎吃痛之下,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呼。

啪!

陈向杰毫不犹豫的朝着女人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眼中露出了一抹厌恶。

“**扫兴!”

说完,他环视了一眼众人,眼珠子一转,心中产生了一个恶毒的想法。

“这个女人,扫了本少的兴致,赏给你们了。”

众人闻言,一个个面露喜色。

尤其是罗虎,更是满脸激动地站了起来。

“杰少,此话当真?”

对于陈向杰身边的这个女人,他可是垂涎已久了。

只是因为对方是陈向杰的女人,所以他虽然觊觎,但却一直忍着没有动手。

此时听到陈向杰的话,他哪里还忍得住?

“当然。”

陈向杰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悦。

“本少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罗虎,下次我可不希望你再质疑本少的话,懂吗?”

罗虎脸色一变,一抹冷汗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杰少,是我错,我不该质疑您。”

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恶少的残忍,得罪了陈向杰,他以后不要想在运城这个地界立足了。

“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哼!”

陈向杰说了一声,随后拿起一杯桌子上的饮料,慢条斯理的品尝了起来。

扑通!

他身边的女人听完他的话,脸色一片惨白,瞬间跪在了他的面前,眼中满是哀求。

“杰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不要把我送给他们,求您了!”

李艳跟着陈向杰不是一天两天了,她非常清楚陈向杰的这些狐朋狗友的手段。

如果她真的被送给这些人,那么,她恐怕连明天的太阳都很难见到。

“罗虎,让她闭嘴。”

陈向杰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一抹不耐。

他最忌讳在他心情舒畅的时候,有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

“是,杰少!”

罗虎恭敬的说了一声,站了起来,满脸嗜血的朝着李艳走了过去。

刚才他不小心得罪了陈向杰,现在正是弥补的大好时机,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救命!”

李艳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大声嘶吼了起来。

此刻,她的眼中满是绝望和无助。

“哈哈哈哈!”

看到这里,陈向杰哈哈大笑,眼中更是浮现出了一摸变态的疯狂。

他这个人,最喜欢看别人无助和绝望的表情。

那种表情,让他非常有成就感!

“**,敢得罪杰少,死吧!”

罗虎三两步冲到李艳跟前,狞笑了一声,就要动手。

砰!

然而,就是他准备动手的瞬间,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突然想起。

紧接着,别墅的大门突然应声而裂,两道身影走了进来,正是苏牧和赵红提二人。

“草,这俩孙子他妈的是谁?竟然敢来这里闹事,活的不耐烦了!”

“兄弟们,抄家伙,**他们!”

“妈的,敢来杰少的别墅闹事,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经过短暂的愣神后,众人皆是快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抄起啤酒瓶,就要朝着门口冲过去!

“住手!”

但就在这时,陈向杰却冷喝了一声,阻止了他们。

众人尽管不甘,但陈向杰的话他们不敢不听,于是一个个停了下来,目光阴寒的盯着门口,似要择人而噬。

啪!啪!啪!

陈向缓缓起身,一边鼓着掌,一边朝着来人走了过去。

“两位敢来我这里闹事,想必不是无名之辈,可敢报上姓名?”

苏牧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刀刻般的笑容。

“你们陈家人都这么眼瞎,短短五年不见,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军旅五年,跟当初比起来,苏牧的气质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再加上这几年战场生涯,让他的脸上多了许多沧桑。

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就算是站在面前,也很难第一时间认出来。

五年不见?

听到苏牧的话,陈向杰脸色一变,盯着苏牧,仔细打量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似是看出了什么,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