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文学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有什么好看的言情小说-暗恋竹马六年后免费阅读

言霄 时间:2023-01-17 15:52:48

小说简介:言霄后传又名《暗恋竹马六年后》是一本言情文,作者是真假和尚,主人公叫言霄,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现,我喜欢言霄。我和言霄自小就是邻居,我本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是推开一扇门,再敲开另一扇门。而自从他离开后...

有什么好看的言情小说-暗恋竹马六年后免费阅读

这是我暗恋言霄的第六年。

六年前,言霄大四,我大一。

他要出国了,临走前他来看我,身后跟着一个漂亮的女生。

那个学姐站在言霄身边,温声软语地同他说话,眼里尽是柔情蜜意。

言霄只告诉我她叫林芊芊,并没有向我说明他们的关系。

但他们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出奇地登对,哪里还需要向旁人说明呢。

也是那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喜欢言霄。

我和言霄自小就是邻居,我本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是推开一扇门,再敲开另一扇门。

而自从他离开后,我们的距离变得遥不可及,不只是隔着海的那几千公里,还隔着另一个女孩。

我不甘地想,如果我和他同岁,那站在他身边的人会不会是我。

六年后,无意中得知他单身,于是我费尽心思来到他所在的城市读博。

我想离他近一点。

我从未想过我和言霄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在学校的一间会议室里。

导师和他们公司有一个合作项目,我和师兄作为项目成员帮助项目的推进运作。

他西装革履,一张俊脸棱角分明,眉眼英气逼人,睫毛在阳光下投下一小片阴影,给他平添了一丝温润。

如今的言霄比起六年前少了些许青涩,多了分成熟稳重。

认出我后,尽管他只愣怔了一瞬就恢复了原本的淡定,但我仍是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与喜悦。

我努力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微笑着与他握手。

“好久不见,言总。”我想不出更合适的称呼,毕竟这种场合也不能叫哥哥。

“好久不见,小澈。你在这里读博吗?”言霄对这个称呼一愣,随即了然地笑了笑。

小时候他就待人谦和有礼,而现在他笑起来依然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是啊,我是刘教授的学生。”我点点头。

“你们认识?”刘教授有些惊奇。

“我们是朋友。”我用了朋友这个中规中矩的词来阐释我们的关系,我不知道我在言霄心里有多少重量,或许就只是朋友。

“嗯,不只是朋友,我们打小就认识了。”言霄纠正道,似乎不满我的生分。

“那好,把苏澈外派到你们公司我也放心了。”刘教授拍拍我的肩。

大概看我一脸懵,言霄解释道:“我和刘教授商量过,你们外派一个人到我公司,这样方便技术对接。”

我面上平静,但心里乐开了花,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就可以时常看见他了。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很快敲定了项目方案,剩下的技术细节就要在合作过程中彼此商讨磨合。这也是我的工作内容。

会议结束后正好赶上晚饭点,言霄提议一起吃个晚饭,也是开工饭。

刘教授欣然同意了,他喜欢喝点小酒,好不容易逮到个酒量不错的,于是拉着言霄一杯一杯干,俩人最后就差称兄道弟了。

“小言呐,我看你也到年纪了,有没有女朋友啊?”刘教授明显有些上头了。

这个问题问得我心里一紧,我也想知道。

“还没有。”言霄眼里还有几分清明。

我松了口气,他还没有女朋友我就放心了。

“那不行啊,事业再忙也得成家,你听老哥的,早成家好。”刘教授拍着言霄的肩膀,口齿不清地嘟哝。

“我看我们苏澈就很好,人漂亮能力也强,她可是我带过近几届里最优秀的学生,正好也单身,你们可以发展发展。”

刘教授忽然cue到我,惊得我差点把米饭送进鼻子里。

“刘老师,您喝多了,别瞎说。”我脸上一烫,眼角却偷偷瞟向言霄,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那得先问问小澈愿不愿意啊。”言霄调侃道。

我一时有些摸不准他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只能假装没听见低头干饭。

晚饭散场后师兄送刘教授回家,众人散了后就剩我和言霄了。

“走吧,送你回家。”言霄叫了代驾,带我去停车场。

“住校外吗,租的房子?”言霄问道。

“不是,回国前爸爸给买的。”

“嗯”,言霄摸摸我的头,又继续说道:“你多和我说说话呀,几年不见怎么生分成这样,连哥都不叫了。”

“哥。”我从善如流地冲他笑了笑。

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像多年前看我的眼神一样。

2

第二天我还在吃早饭的时候,言霄的电话来了。

“小澈,收拾好了吗,我在你家楼下,接你去公司。”透过电话,言霄的声音像是混进了窗外的阳光一般舒朗。

从今天开始确实是要去言霄公司临时上班,只是没想到他会来接我。

“好,马上下来。”只犹豫了一瞬,我就答应了。

有顺风车不坐是傻子,好过自己去挤地铁。

团子走过来蹭蹭我,喵喵叫了几声,提醒我加猫粮。

给团子加了水和猫粮,我收拾好包匆匆出了门。

下楼后,言霄靠在车边,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心跳漏了一拍,这个人怎么能好看成这样。

“正好我家和你家顺路。”言霄替我打开车门。

真好,他还是记忆里那个人,温温柔柔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真正开始一起工作之后,我发现他也不是对谁都温柔,比如现在他就拿着策划案对着企划部的经理发脾气。

他严肃起来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我打了个哆嗦,打起十二分精神核对电脑里的技术细节,生怕自己被抓到错处挨批。

项目初期要对接的内容太多,我一连加了几天班,言霄也每天一直陪我加班到晚上,然后再送我回家。

这天照例工作到晚上9点,我合上电脑,揉揉酸疼的脖颈,看向言霄的办公室。

他闭着眼靠在座椅上,像是睡着了,眉宇间透出一抹疲惫。

我静悄悄走进去,趴在桌上看他,他的嘴唇薄薄的,唇形好看,一定很好亲。

看了许久,我鬼使神差地伸手抚向他的脸。

才刚碰到言霄就睁眼了,我惊慌地看向他的眼睛,手正要收回来,被他一把捉住了。

俩人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他眼神滚烫,像是要把我深深烙进去。我一时看呆了,时间足足过去好几秒我才反应过来。

“你脸上有蚊子。”我心虚地解释,眼睛从他脸上移开,趁机把手收了回来。

言霄伸了个懒腰,起身关掉电脑。

“走吧,带你去吃宵夜。”言霄虚搂着我的肩将我带出了办公室。

与言霄重逢后,平淡的日子里有了亮色,我有时能察觉他或许对我也是有意的,但我又怕会错意不敢挑破,这样会弄得两人处境尴尬。

我和我妈聊天中谈到了言霄,隔天她就拉着我爸来看我了。

“言霄这孩子打小我就喜欢,你要抓紧时间把他拿下,我等着抱小外孙呢。”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妈就在我耳边叮嘱。

“妈,八字没一撇呢,等会儿见了言霄千万别乱说话。”我哭笑不得。

我妈来之前点名要见言霄,我只能给他们约了饭。

到了约好的饭店,等了一会儿,言霄匆匆从公司赶了过来。

饭桌上我妈絮絮叨叨说着我的事。

“小澈好强,都读大学了还拼了命的学习,一定要出国,说什么都不肯改主意。”我拉住她的衣袖一个劲儿使眼色,眼睛都快抽了,她还是继续叨叨。

“她去那么远的国家,我们总担心她,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又不肯回家,也不知道这外面有什么吸引她。”我妈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言霄。

我痛苦地捂住脸,在心里哀嚎,已经没脸看言霄了,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

我妈存心揭我老底。

“别光说话了,来小言,陪我喝一杯。”爸爸许是看我快绷不住了,借着喝酒趁机转移话题。

我终于得以喘口气,悄悄看向言霄,不想眼神被他抓了个正着,对上他灼灼的眼神,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餐饭刚结束,爸妈就要回去了,不管我怎么挽留,他们都执意要走。

“家里花没人浇。”我爸摆摆手。

“小言,你多帮我照顾小澈,她自小就迷糊,长大了也不怎么聪明,你帮我看着点她,这样我也放心。”我妈走之前对言霄说。

看着他俩走进登机口,我有点难受,不自觉红了眼眶。

言霄叹了口气,走过来抱住我,“以后想他们了,我就陪你回去看看。”

我的眼泪将他的衬衣晕湿了一大块,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终于忍住了眼泪,尴尬地看了言霄一眼。

“走吧,小哭包。”言霄替我擦干净眼泪,没理会自己惨不忍睹的衣服。

有那么一瞬间,我冲动得想告诉他我这么些年来的心意,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怕他对我这么好只是出于对妹妹的关心。